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王大牛发出凄厉绝望的惨叫,整个人被钉在地上动弹不得,手脚剧烈抽搐。

他毫无修为,只是一个种田的庄稼汉,且只有十多岁而已,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情。

绝望!

恐惧!

无助!

更有茫然。

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这个陌生的女人突然要杀自己?

王大牛只能无助的看向不远处自己母亲的坟墓,眼前已然模糊一片。

“你是第一个,你是第一个!”

沈心竹用脚踩着王大牛,手中长剑在王大牛的后心之中缓缓搅动,似乎是想让王大牛感受痛苦。

若是凡人,如此伤势此刻已然一命呜呼。

王大牛毕竟有着那李二狗的血脉,虽说毫无修为,但血脉之力依旧强盛,根本不会死去。

但该受的痛苦却是一点不少。

此刻的沈心竹,似乎也变得不太正常,那黄铜耳环明显用了某种力量,将沈心竹控制起来,让其被黄铜耳环的力量所驱使。

王大牛很快昏死过去,沈心竹则是拔出长剑,就要把王大牛直接带走。

可就在此时。

不远处王大牛母亲的坟墓之中,陡然间青光缭绕。

紧接着坟头直接炸开。

“嗯?”

沈心竹吃了一惊,立即朝着那炸开的坟头看去。

只见一个青衣妇人从坟头飞出,凌空而立,目光极为冰冷的盯着沈心竹。

在这青衣妇人的身后,还飘荡着一幅画卷。

正是王大牛从浮云山带回来的那幅画,之前被王大牛埋入了坟墓之中。

这幅画,却成为了王大牛母亲此生最大的机缘。

其母已死,但这幅画却是为其母找回了魂魄,并且重塑了肉身。

甚至在短短数日之内,得到了这幅画中玄妙力量的滋润。

有了极为不凡的修为。

此刻破坟而出,刚好便是自己儿子被沈心竹重创的时候。

这时机就是这么的巧合。

或许冥冥之中也注定会如此。

要不是王大牛在浮云山求来了一幅画,将其放入母亲的坟中,其母也不可能复活过来。

“放开我儿!”

青衣妇人冷声出言。

她看着自己的儿子被这个女人踩在脚下,生死未知,心头格外的愤怒。

这可是自己最为疼爱的孩子。

自己临死之前,最为放心不下的就是王大牛。

她怕自己死后,王大牛这个老实孩子会受到欺负,会活不下去。

所以她让王大牛把自己埋在自家田里,就是希望能天天看见自己的孩子。

试问一个母亲,在坟中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一剑贯心钉在地上,是何等的痛心?

是何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